top of page
Search
  • Writer's pictureLou Hernández

31-03-24 - 祂不在這裡 (馬可福音 16章 雙人獨白講道)》

Updated: Apr 9

來自不列顛哥倫比亞省里士滿伯大尼浸信會的 Rob Inrig 牧師致詞。


過了安息日,抹大拉的馬利亞和雅各的母親馬利亞並撒羅米,買了香膏要去膏耶穌的身體。七日的第一日清早,出太陽的時候,他們來到墳墓那裡,彼此說:誰給我們把石頭從墓門滾開呢?那石頭原來很大,他們擡頭一看,卻見石頭已經滾開了。他們進了墳墓,看見一個少年人坐在右邊,穿著白袍,就甚驚恐。那少年人對他們說:不要驚恐!你們尋找那釘十字架的拿撒勒人耶穌,他已經復活了,不在這裡。請看安放他的地方。你們可以去告訴他的門徒和彼得,說:他在你們以先往加利利去。在那裡你們要見他,正如他從前所告訴你們的。他們就出來,從墳墓那裡逃跑,又發抖又驚奇,什麼也不告訴人,因為他們害怕。 (馬可福音 16:1-8)


彼得:{衝動。大聲。說話常不經過縝密的思考。人們經常這樣形容我。但現在卻無言以對。不在這裡。此刻我對任何人都沒有話,甚至對自己也是如此。此外,我會說什麼呢?那個大膽的彼得在應該像個男人站出來的時候像個孩子一樣退縮了?一個男人 - 在這個安息日前夕,說出否定的話,背叛的話。現在這些話不斷地在我心中迴盪著:[女人,我甚至都不認識這個人!]


你怎麼能對一個毫無保留地愛你的人做出這樣的事情?那位給了你這麼多的人?那位你也愛著,你承諾會跟隨祂即使到死。然而,當那個時刻來臨時,你卻不認了。做出了不可思議的事情。現在,這個安息日,「不可思議」是我唯一能想到的。這個安息日被無法言說的悲痛所壓倒。安息日的歇息無法讓我逃離這從未經歷過的混亂。


當無敬拜情境時,你怎麼能在”祂永久的膀臂”(申命紀33:27)中安息並敬拜神?請理解, 我需要透過敬拜 -在這樣的時刻得著神,但需要和得著並不是一回事。比起我需要得著祂,我更需要祂來得著我,因為我是如此絕望地迷失的人。然而據我所知,就我目前所做過的事,我在任何地方都不能得著神。


不要誤會,我不是說神可能不在附近,但祂不以我能感受到的任何方式存在。我需要感受到一些不同於劇烈的痛苦,因為只有祂能捋清我們所目睹的事件。我無法開始解釋那不理解所帶來的醜惡感覺。你只會聽到一些詞語和對當時情況的一些描述,但我們在那裡 - 看見了,我們寧願是瞎子。聽見了,我們寧願是聾子。甚至連睡眠也無法停止事件的重播。其實也睡不著。怎麼可能睡得著呢?


我們目睹了可怕的事情。事實上不可能發生的事。他是最不應該被如此對待的人,但那有什麼不同呢?”應不應該”並沒有阻止鞭打。”應不應該”並沒有阻止嘲笑或荊冠戴頭。告訴我,按照什麼標準,十字架是應該的呢?

這不是我們所有追隨祂的人可以理解的事情。我們一起見證了超越理解的事情。只有神才能做到的事情。還有誰會用一句話使痲瘋者清潔?還有誰會命令風和浪停下來,它們就停了,或者用一觸即癒的方式帶來醫治?還有誰會在死亡封閉的地方注入生命?

我本身與我所牧養的基督追隨者不同,我曾經體驗過他們沒有的事情 - 當他從波浪中拯救我時,我抓住了祂的拯救大能。當他修復了一隻我奪走的耳朵時,我就在祂旁邊,有如那人的臉從來沒有被攻擊一樣。在一座山上,我見證了屬天的榮耀降臨在祂身上,或者更準確地說,祂的榮耀降臨在天堂,使天堂充滿了祂。那些用長槍和刀劍攻擊他的人沒有看到這一切。不要誤會我的意思 - 他們見證了令人驚奇的事情 - 盲人開眼,四肢伸展和強化彷彿生來如此,午餐變成大豐盛的奇蹟,一個孩子已經消逝的生命被帶回來彷彿它從未離開過。他們見證了所有這些,但他們無視其中的任何一個。他們的不信,不願將控制權和地位交給另一個人。


他們有一天會給出答案,但我如何能為否認唯一真神這行為作答辯呢?

經歷了我所經歷的一切後,我竟然還能輕鬆地放下這一切在一個火爐旁暖手,還能輕鬆地放下這一切站在一名衛哨面前,更難以置信的是,我還能輕鬆地放下這一切而回答一個孩子的指控。所以沒有辦法,在這個安息日,我無法握住任何東西使自己歇息。睡眠無用。經文無用。禱告無用。安慰話語無用。這些都無法帶我逃脫。只有不安的黑暗,比圍繞著火堆的任何夜晚都要黑暗得多。}

約翰:{我羨慕那些女人。她們和我們大不相同,她們毫不猶豫地讓眼淚流淌。她們在悲痛中比我們這紛擾困惑更加誠實。不要誤解。我們的悲痛是我無法解釋的事情。悲痛和困惑。就像一場洶湧的風暴在我們內心肆虐一樣。難以言喻的絕望。對我們的膽怯和恐懼感到絕望,當我們像蟲子一樣逃離光明。至少彼得有勇氣拔刀劍。


我們是如何逃跑的 - 每個人都往最佳方向逃跑 - 不知道我們要去哪裡 - 只知道,我們都需要遠離那裏。遠離火把和刀劍。遠離仇恨和宗教所包裝的邪惡。我們幾乎沒考慮到留下祂一個人,祂將單獨面對兇惡的意圖。我想如果我們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,我們可能會留下來為祂付出生命,但我們沒有,若重演事件,我們可能還會做同樣的事情。那種恥辱使我們保持沉默和無能為力。

所以是的,我羨慕這些女人,她們做了我們無法做的事情,有如不受所見證之事影響似地繼續過活,但我知道她們並非毫無感觸。相反,她們專注於應該以什麼最後行動紀念耶穌。她們的愛透過眼淚表達。像一個水龍頭打開一樣流淌的眼淚 - 一分鐘流淌,然後暫時關閉,只是暫時關閉,然後再次迸發開來。


幾天前,她們無法想像到訪墳墓或攜帶香料膏抹所愛的那位,但話說回來,誰能想象自己會身處這種場景呢?她們來到祂身邊的方式與我們不同。我們只是在過生活,而那種場景,被呼召跟隨 - 只是一群漁夫和平凡的人,但好像祂在我們身上看到了更偉大的東西,有價值的東西。”有價值”並不是許多人會用來形容我們的詞語。有些人,像馬太,正好相反。他是一個許多人輕視的稅吏,誠實地說,我們也是輕視稅吏的人。到底是什麼樣的猶太人會幫壓迫者欺壓同胞?有些女人知道被輕視是什麼樣子 - 被使用和虐待,然後被拋棄。當她們符合他人目的時才有價值,但當她們的用途被認定結束時,就被輕視了。但耶穌向他們宣告她們的價值,不是在某個男人的陰影中被重視,而是作為永恆神的創造物和形象映射。從祂的眼中反映她們的價值。


難怪她們如此容易流淚,但眼淚不會妨礙她們為第二天準備做的事情。清晨她們將去膏抹耶穌的身體。她們不會不致敬而對祂不告而別。如果我們沒有失落在自己的思緒中,我們會想到一個明顯的問題,但心思和情感兩者常常不合作,所以我們從來沒有想過問,誰將把石頭移開?甚至我們應該和她們一起去,但是由於事件已經證明,我們更善於逃避。}


彼得:{直到這些女人來找我們,我才停下來思量我自那天以來一直在逃跑了多久。逃避自己,試圖逃離提醒我所做的事情的魔鬼。但後來這些女人告訴我們一些難以置信的事情,但她們的臉上的表情說出了眼睛不能否認的事實。她們看見了祂。這必定是真的,因為她們臉上的表情甚至超過我們當晚在山頂上看到祂時的表情。祂的臉容光煥發,反映出這種光芒,我們的臉也是如此,但程度要小得多。就像這些女人一樣,她們的臉上仍然濕潤著眼淚,但不再是悲痛。而是喜悅。壓倒性的,光芒四射的喜悅。還有這些話 – 她們彼此爭先恐後地談論著,關於天使和”不要害怕”,”祂不在這”等等...

我們一邊說著更多的話,一邊跳起來,撞翻桌子,開始奔跑,但約翰和我等不及了。我們需要親自看看她們所談論的事情。我比約翰更需要。因為如果所說的話是真的,那將改變一切。一切。祭司,士兵,羅馬人 - 一切都只是一部更大劇本中的演員。當我奔跑時,思想紛飛 – 回想我遇到拉撒路的時候,回想我遇到那孩子時候,當祂站在死亡面前時,祂在那絕望中把生命帶了回來。我們將要見到的事情是否類似?令人驚奇,因為有了耶穌,即使在最壞的時候,也有希望。但即使我奔跑,思想仍然困擾著 - 不管希望有多大,它都無法擺脫必然性 - 隨著時間的推移,死亡和疾病仍然會來臨 - 它只是延遲了,而不是被摧毀。施洗約翰仍然死了。祂的父親約瑟仍然死了。在未來的幾天裡,拉撒路也會死。但隨著耶穌的死亡,無可否認的死亡,希望本身就死了。


但如果女人告訴我們的是真的,這次生命被完全不同的奇蹟方式帶回?耶穌活著。授予永遠不會死亡的生命。這樣的生命只能來自神,這希望就是為什麼我無法停止奔跑的原因,即使當約翰在墓穴門口停下來時,只是朝裡面看看。我必須進去看看祂曾躺著的地方,必須看看我們被告知的事情。在那一刻,我知道了 - 真的知道了!祂告訴我們的一切,我們曾經不理解的一切,洶湧而來,”你們拆毀這殿,我三日內要再建立起來。”(約翰福音2:19),更甚於約拿,”人子也要這樣三日三夜在地裡頭” (馬太福音12:40) 並且”第三日復活” (馬太福音16:21)。他不是在談論一座建築物和一些石頭。祂就是祂所說的聖殿。祂是那棵應許生命的無花果樹。祂活著!希望活著!雖然我還沒有見到祂 - 天使告訴女人的話是真的 – 祂已經復活了,正如他所說的!這意味著我得到了赦免!為我的愚蠢和罪惡得到赦免。為我的失敗,為我的否認,為我的不信得到赦免。為我輕率言語和魯莽生活得到赦免。我得到了赦免!}

那麼,復活對你和我意味著什麼呢?對一些人來說 - 它代表活在故事中 - 重述,回顧和記住一個偉大的事件。對其他人來說 - 它更進一步,是相信和擁抱這比故事更偉大的事實。相信最偉大的真理 - 在耶穌的死亡和復活中,我們的罪可以得到赦免,我們的生命可以得到更新。就像彼得和約翰一樣,開啟進入新生活。沒有任何真理能比這層認知更偉大: 我們透過耶穌寶血在神面前被稱義。

但復活還有另一個面向:我們中的一些人可能也需要在今年復活節重新[聽見得著],那就是今天活在[復活的希望]中意味著什麼。不僅僅是“某時面對某些事的希望”,而是“面對當下此時此事的希望”。這[聽見得著]在於理解復活節主日僅僅標誌著一切的開始:神要我們知道並且進入的一切。耶穌來到世上不僅是拯救我們,使我們成為基督信徒,祂來了,呼喚我們成為基督的追隨者。成為像祂一樣的人。在我們今天和將來的日子裡,了解祂,信任祂,順服祂。


跟隨祂。珍惜祂珍惜的東西,並脫離看似無價的東西。認識並體驗祂永不止息的愛。


當生活很美好時跟隨他 – 當生活按照我們想要的方式前進。當生活變得不確定和艱難時也要跟隨。當死亡來臨時,也許不是身體上的,而是當死亡把我們封鎖時。當我們的罪看起來太大,我們的癮頭太強,我們的謊言太大時。當我們感覺自己被埋在六英尺深的地下時。

當像彼得一樣,我們體驗到希望的死亡 - 當生活已經使我們殘破和毀滅時。當我們採取的行動已經使我們確信再也無法擺脫,再也無法自由時。 - 失敗已經來臨,錯誤的轉向,破裂的關係,失望,壓倒性的罪惡。


而復活節的信息呢?復活節的故事從未停止過。耶穌,神的兒子,在我們來到祂面前屈膝悔改時,仍然會施行復活。耶穌直接走進我們已經失去希望的場景。在寒冷而痛苦的場景裡道出生命。被遺棄的場景。不可到達的禁忌場景。“我們再次犯罪了”而神不會原諒的場景。


然而 - 這正是耶穌所到之處,帶著他的復活之言。不僅僅給我們帶來復活,而是給我們每天生活的力量。


聽聽以弗所書告訴我們的話:你們死在過犯罪惡中(以弗所書2:1),然而,神既有豐富的憐憫,因他愛我們的大愛,當我們死在過犯中的時候,便叫我們與基督一同活過來。你們得救是本乎恩。他又叫我們與基督耶穌一同復活,一同坐在天上。(以弗所書2:4-6)

要明白這點 - 耶穌了解死亡盤踞的場景。他曾在那裡。而且,他不害怕一次又一次地去那裡。但要明白,祂拒絕在死亡所在的地方安家,而是把祂的氣息吹進死亡之中,讓我們走向生命 - 在當下和更好的未來中充滿生命,在那裡我們將永遠與祂同在。


這就是為什麼我們被呼召不僅僅是相信,我們被呼召去跟隨。這一切都是可能的,因為耶穌的寶血赦免了我們,也因為那開闊的空墳墓。因此,今年復活節,耶穌對我們所說的話與祂對馬大說的話是一樣的:“復活在我,生命也在我。信我的人雖然死了,也必復活,凡活著信我的人必永遠不死。你信這話嗎?”(約翰福音11:25-26)





1 view0 comments

Comments


Post: Blog2_Post
bottom of page